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历代大家论画 >> 《石壶论画语要》摘选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张瀚东、朱文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员资格
龟峰龙蛇舞秋风——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2017龟峰年会暨写生活动
铭公微言” 3.45亿与勤奋精进
梅墨生:黄宾虹的画为什么难以被人认同?
从‘象绘画’谈起
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岭南行
首期院刊出炉
程大利导师谈山水画
黄宾虹山水写生观浅析
渴望自由——山水画的再认识
统计数据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96
 ○-今日访问:247
 ○-本周访问:247
 ○-本月访问:3940
 ○-访问总数:2586088
  双击自动滚屏  
《石壶论画语要》摘选

发表日期:2013年2月26日  作者:陈子庄  本页面已被访问 3981 次

  陈子庄先生简介:

  石壶先生,原名越,后更名子庄,号南原,别署兰园、南源、十二树梅花书屋主人、石壶山民等,五十岁以后号石壶,四川荣昌县人。荣昌为古代巴国之地,因此先生又自署下里巴人。先生家世代为农,至其父亲陈增海才稍识文字,喜欢读小说,熟知《三国演义》、《西厢记》、《水浒传》、《红楼梦》故事,并能以小说中人物故事绘于图轴。荣昌盛产折扇,扇面上若画有人物故事则买的人多而且价昂,扇商牟利,每每登门求画扇,后来便成批订购,到这时,先生之家可说是半农半艺了。先生几岁的时候为本乡庆云寺和尚放牛,常拾黄泥在地上画牛,到后来,这些泥画的牛观者可以辨认出牝牡来,和尚及乡人均以为奇。以后开始学画,乡人有禀生某笑之,有一次对先生说:你既无名师指点,家中又无名人画迹可以摹学,你都学成了,我手板心里煎鱼给你吃!先生性倔强,默然自思:你说我不能学画,我偏要学;你量我无成,我志在必成。由此才励志苦学。不久,笔下初具体势,居然有登门奉润金求画的了。后来,以国事多变,折扇销路不好,先生家亦渐入困境,至十五岁那年,先生随扇商到成都,从此浪迹江湖,奔走于川东、南各县,以卖画为生。先生青年时形貌壮伟,膂力过人,精技击之术,往来各地卖画,常赤手空拳孤身夜行,尤好结交豪俊,欲以报效祖国,因而当时人皆以先生为侠士。后来专心于绘事,沈潜于斯数十年,至六十年代中,已斐然成一家面目。当时有好事者持先生所作白头鸟一帧于杭州肆上装裱,潘天寿先生伫立其下,久久不能去,自云:我若至四川,必一晤此人。后丙午难作,这两位艺术大师终于未能见面。

  先生喜读书,幼时为庆云寺放牛时曾与小和尚一道念书,初识文字,少时在本乡陈氏祠堂中与同姓子侄数十人就学于陈步鸾先生,后在成都经人介绍从萧仲纶先生学《老》、《庄》、《楚辞》,陈、萧二先生为人高洁,先生一生着布衣、自奉简薄的为人受到他们很大的影响。先生读书遇好文章常手自抄录在别册上,闲时取出高声朗咏。善作诗,有残稿九十余首存世。精篆刻,丙午难后,先生自用印散失殆尽,遂新刊有名号印数十方,有印谱存世。

  先生生于一九一三年,卒于一九七六年,享年六十三岁。


  
    《石壶论画语要》---1

    宗教解决人的归宿问题,艺术解决人的现实享受问题,所起的作用不同,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与宗教相比,艺术对于现实人生将发生更大的作用,因此,对于艺术,宗教利用它,政治也利用它。当然,利用它也还有个做好事与做坏事的区别。黑格尔认为宗教最后要代替艺术,我看是代替不了,各自发生的作用不同,哪能代替?

  我们作画,其社会的作用是牵引民族思想。只有在这种意义上,艺术方可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切不可好名贪利,把后人教坏了。

  我的思想体系是同意物我一体、爱己爱人的。无仁心,一切皆无。学艺术不为自己,也不只是为爱好。初则以之陶冶自己,然后逐渐扩大,想到国家、民族、人类。

  西洋讲真、善、美,真——科学性,善——道德,美——艺术性。以这三个字衡量艺术作品,其高低自明。

  绘画一道,笔墨相及即生变化,主要是个人的意识在其中起作用。

  最美的是真实,违背真实则虚伪,则不美。绘画是无声的语言,我们要画真画,讲真

  绘画,起初是描摹大自然,然后生化(即提高与创造)。生化的本领得自作者内心的修养,一个画家在艺术上成就的大小,就看其人修养之高低。

  讲到生化铸造,主要是人的思维在起作用,从描摹客观物象到铸造自然,有一个过程。庾信文章老更成,是说酝酿、发酵到成熟要一定的时间。

  学画要深究哲学。初成画家,后来要脱离画家,否则,最终只是画匠,最多巨匠而已。不学哲学则不能振拔,将永陷魔窟之中。画到穷时,要能闭关两三年,从思想上省悟,画还会变。这样常常自省,就能不断提高境界,最后达到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哲学思想是向后看,孔、孟就向往远古,其实远古时期人类还不能避洪水、野兽等自然侵害,有什么可向往的?发达的国家都是向前看。我们如果也用这个观点来分析绘画,可以知道,孬画是向后看,临摹,复古;好画是向前看,是创造,是展示未来。

  只以画法学画不行,须从文学、书法、哲学、历史学等各方面全面提高,才能在画业上有进步,道理很简单:大力士不能举起自己。

  绘画是通过客观反映主观。只反映客观即是自然主义。

  一幅好的绘画应启发人的事业心、善心、仁心。

  绘画须通心灵,须得机趣,此四字,论及者寡,能做到者更少。

  写(表现)精神(形而上)是艺术,写物质(形而下)是技术。写物质越似越非,写精神似非却是。

  艺术应给人以心灵上之最高享受。如仅仅描摹实物,即使酷似,也不能起到上述作用。看这种画还不如看实物。

  我的绘画最大的特点是描写大自然的性格。在理论上,一幅创作是作者全人格、全生命力的表现,我努力想做到这一点。

  (问:摄取事物的精神不易。)

  摄取事物精神之法在于抽象。人类的文学、艺术,从发展眼光看,都是抽象的好。抽象一分就高一分。如果在艺术中没有抽象,光搞实象,那还了得!演戏要砍头就真去砍一个头还行?

  《石壶论画语要》---2

  科学的智识,美学的修养,道德的素质,这三者画家均应具备。

  绘画是造型艺术,应比照片美,比实景高,才谈得上艺术。艺术的背后应是人。时下有一种风尚,对着照片作画,照实景描摹,如此则是本末倒置,有何一气!

  《易》曰:与天地和其德,与日月和其明,与四时和其序。德,是日日增进的,所谓进德修业。对我们来说,文学艺术是业。德如日月,可以照见别人的道路。人的光明正大的精神一刻也不能蔽。日月在天,其另一边之光人虽不可见,然其光固在,不过为物所障。人为名利障,则不能现出己之德的光明。序者,变也,要知物之变。穷则变,变则通,要知份。

  绘画一道有两个要素,一是性灵,二是学问。无性灵不能驾驭笔墨,有学问才能表达思想。如画芍药,仅仅是芍药则无意思。不能为画画而画画。个人的艺术风格是上述两个条件相结合而后生成的。有了意思,要考虑表现形式,于是出现了风格。否则,只在画得象不象上徘徊作难,便什么都谈不上了。

  必须于性灵中发挥笔墨,于学问中培养意境,两者是一内一外的修养功夫,笔墨技法是次要的东西,绘画光讲技法就空了。有人光讲意境,无学问来培养,则是句空话。然而如沈石田、文征明,学问虽好,但缺乏性灵,笔墨也会落空。八大、石涛有学问有性灵,可称双绝。性灵是根蒂。治学当治本,不应治末。

  绘画艺术是精神世界的东西,是高于物质世界的。因此,凡来跟我学画的人,我都告诉他们要先致力于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我是诱导他们认识自己的思想体系。不画别人的画,也不画大自然的画,要通过画大自然画自己,通过物质画精神——这才是自己的。

  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这两句话是中国美学的最高概括。神,不是迷信。虽无形无质,然又发挥作用曰神。神支配法则。好画好诗是神在支配,是神与人感情起共鸣产生的。明,是神之作用。凡神皆明(光明)。人之第一念(不假思索)是神。艺术要反映第一念。凡艺术皆贵想象。有些画只具外形,似乎也是想而后得,其实若仅具外形,实物固在,何用想欤?这只是罗列现象。我说第一念是不想而得,但这第一念头也不是偶然的,是平素观察、构思的积累在这一瞬间被触发出来。讲德,才有善,如日月之明,永远光辉。德如日月,然后作品方能与日月同光。苟无德,其作品必亦污秽。德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尺度。看法相同,德不同,以德为准。德相同,看法不同没有关系。如梁启超不同意他老师康有为,熊十力不同意欧阳竞无,都是看法不同。要在学习绘画的过程中逐渐分辩清楚哪些是自己的本来面目。我固有的,是好东西;人强加于我者,是不好的。

  《石壶论画语要》---3

  能启发人的艺术品是好东西,因其能启发人之本心。高等动物有高度本心。我不同意佛家说要请求才超度,不请求则不超度。真、善、美是人本心的要求,是出于内发,不是外加的。

  再说类万物之情。类之法,有归纳,有演绎。归纳万物而认识之,这一点我尚未做到。如最近我画一幅端阳景,下端画了两个粽子,拴粽子本来只用一根线,我画了两根线,是我还没有弄清楚就画在画上,这样,别人看了以为也是两根线,这等于我在欺骗别人。仔细想来,我以前的画中不知有多少这类东西。古语云修辞立其诚,此即不诚也。形尚未弄清,何能类万物之情。我体会到,作画要熟悉了对象才画。情中是包含有理的。

  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二者不可分。

  思想境界还未达到与天地万物一体的阶段,就谈不上艺术家。能够把他人的痛苦视为自己的痛苦,道德就高尚了。古人云: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我们还谈不到圣人,但要以圣人为进德修业的目标。书、画都是自己道德的体现。

  艺术家的心量是无穷的,一个小小印章,一幅小画,往往可以窥见其心量之浩大。

  如论国画的优良传统,最可贵的,是画家的毅力与独特见解。一说传统,世人仅知有笔墨、颜色,不知是毅力。为何不讨论有成就的作者之独特风格从何而来?法则固然需要了解,不了解传统法则的研究者是盲目的研究者。但是,传统不在法则内,艺术中法则一旦形成,便只是新的艺术的枷锁。

  技术与艺术的区别在于:技术可以全凭手上功夫达到,艺术则需要靠修养的深度。

  简单地讲,画法就是将文章的结构、章法运用在绘画上,画面的虚实、开阖等处理方法与文法之理是一致的。

  石涛讲一画,一画是天,纯阳之体,乾卦也是一。乾比男,阳;坤比女,阴。万物皆分阴阳,即使小到肉眼看不见,也有阴阳。讲阴阳是中国哲学的根本。

  中国一切艺术都讲是什么?气是,是看不见而又起作用的东西。我们考虑事情的第一念,与事情的结果往往相符,那就是,后来的许多想法,不过是将已有的经验用作借鉴而已。

  中国的诗歌、音乐、绘画、舞蹈都讲气化,有一种气氛在感染着你。学习中国传统艺术应当首先从去体会。

  画得好的画有艺术语言,使人有亲切的感觉。

  《易》谓:中和、饱和。艺术要和谐,要人与自然和谐,人与画和谐。老子云和光同尘,绘画要达到的效果很难。

  画的结构、景物、形象的尺度都应围绕着一个字。

  和者,活也,是充满生命力。因此,和不是一团和气,一幅画还要讲刚柔。

  主观思想与客观景物密合无间,则情景交融,则和,则有艺术语言。

  绘画作品的效果如发生,即高昂,是独阳,使人看着讨厌。这是艺术的毁灭。也不好。卑者,贱也,自处低贱也是自毁。亢也,卑也,皆是伪。不高不低,本色如此,才是

  凡观察事物,以本心、天心去看,境界则高;反之,以私欲心、人心去看,则生佛家所谓,境界自低。如果写生者意出于势利,如何画画!

  《易》曰:修辞立其诚。,作画亦须立其诚,何谓诚?无欺也。欺诈则无真心,无真心即无真知,无真知即无真画。抄袭之作就是欺诈。

  写诗贵在有真感情,画画也贵在有真感情。如画山水,对山水无真爱,哪谈得到真感情?无哲学上的参悟,也说不上有真感情。

  《石壶论画语要》---4

  中国不叫风景画而叫山水画,本于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是人格的体现。有仁无智,不能改进社会;有智无仁,则为谁服务?

  山水,生万物以养人,一动一静,一阴一阳。整个人类的存亡与发展其实就系在这山水上面。

  绘画讲格调,格调要高,则须思想意识高,人格高。

  人品低即画品低。有人认为此言不公允。须知画是灵魂、生命力、人格之表现,而人品低者却以灵魂献媚,其画品格尚能高乎!

  名利心去一点,画品就高一点。名利心增一分,画品就低一分。

  我不同意书卷气的说法。这是过去的假文人妄图伸手霸占画坛而胡诌出来的,意思并不外乎是:我是读书人,画得再孬都好。京剧名家中,谭鑫培、杨小楼都不识字,艺术造诣却很高。四川贾树三是瞎子,又是文盲,竹琴却打得很好。再如瞎子阿炳,二胡拉得多动人,为什么那么多读书人比不过他呢?梅兰芳扮演女角,女人还能赶上他么?古希腊的荷马是个三千年前喊街的瞎子,恐怕也未必上过盲哑学校,但他唱的史诗多好啊。

  我平生推赞民间艺人,而不推赞文人画,以其习气太重,且背离形象过远。民间文艺则生气勃郁,从古迄今,青史无名而才艺兼绝之民间艺人,不知埋没了多少!

  创造即发现。要敢于到无人处去发现。没有知识不能旅行,因此学画的人要多读书,才有创造的能力和条件。

  《易》曰君子进德修业,道德与事业均要日有所进。我们要读两种书:一、与进德有关者;二、与修业有关者。

  前人留下来的书中,糟粕多,精华少。最精微的道理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所以熊十力不同意别人把他的著作译成英语,以为那样只剩下语言外壳,是歪曲了他。画的最高境界是凭性灵作画,是看作者的修养多高。著书也是如此,最精微的道理都在文字笔墨之间,全靠学者体味,深者见深,浅者见浅,物障者见糟粕,通达者见精华。

  读书,要能摒弃与身心无益者。世智辨聪之类的书可以不读。多了解一些无聊的知识,吹牛可以,做学问就不行了。过去有些无聊人,在一起就争论荣乐园的菜谱如何。齐白石了不起,他连历代许多大画家的名字也不记,他说:与我的画无关,我记得他干啥!

  要读培养性灵的书。性灵受大自然的启发而来,但须读书培养,才能成其器宇。

  《易经》说的都是我们天天接触到的事,有人却把它说成了玄学。学画的人应当特别注意读《易经》,因为画画的人要观察万物。

  中国古代思想家中,我推崇北宋张载(横渠)。过去在神龛上天地君亲牌位旁写上周、程、朱、张,其实前三人都在八卦太极之说的圈子里(王阳明也是),只有张载的思想是解放了的,能与天地万物同其德。张载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见其心胸之浩博。

  读王阳明的著作,对绘画思想的提高有很大帮助。

  佛学是哲学,佛教是迷信;哲学当研究,迷信当摒除。不解佛学而欲明究中国画史、画理,是很困难的。

  荀子云始乎诵经,终乎读礼。我们搞艺术不能单凭天赋那一点东西,需读书来涵养性灵,最后还要进入哲学境界,把思想加以整理,这样才会有创造。

  《文心雕龙》的《程器篇》很好,人们很少注意到这一篇。是衡量,是衡量我们的气是有多大。搞艺术的人应当有最大的气量。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程大利导师和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北京宋庄艺术东区)   联系电话:13907033667   联系人:洪建华
备案号:赣ICP备09009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