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同窗艺踪 >> 丹青历程 >> 滕家明读“宾虹气象”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张瀚东、朱文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员资格
龟峰龙蛇舞秋风——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2017龟峰年会暨写生活动
铭公微言” 3.45亿与勤奋精进
梅墨生:黄宾虹的画为什么难以被人认同?
从‘象绘画’谈起
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岭南行
首期院刊出炉
程大利导师谈山水画
黄宾虹山水写生观浅析
渴望自由——山水画的再认识
统计数据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96
 ○-今日访问:83
 ○-本周访问:616
 ○-本月访问:479
 ○-访问总数:2550865
  双击自动滚屏  
滕家明读“宾虹气象”

发表日期:2014年10月20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2585 次

滕家明读“宾虹气象”

无法用通俗的眼光去看

在我的身后,是浙江美术馆三楼外廊高大的墙面,壁上影印的是放大了的宾虹先生山水画局部,我估算,这是将原作放大到近100倍以后的黄宾虹作品画面。

当我面对这面墙体,承载的一幅不算大的绘画局部,一下子放大了原作所有的笔墨痕迹带来的视觉感染力时,我不能不说,被冲击了,尽管我不愿意用冲击这样的字眼。

所有看得见的(清晰)和看不见的(隐显)笔痕都成为鲜活的生命,它们是这幅作品作为一个自然属性的寓所中的必须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一员,是一合乎民族传统文化精神的一份子。由这般无数的笔墨生命的精英们,形成了一体。这样的一体是生生不息的过程状态,是阔大虚盈的生命空间,是欣荣无尽的和谐,是精气神合一的神秘恒远……

因此,我不能用世俗的眼光看待她。为什么是过程而不是终结;为什么不能再填充一些东西描画的更像更具体;为什么既那么生命力充盈,却又如此柔枝曼舞,为什么既扑面而来,又如欲远你而去;为什么那么的亲和,又好像与人们永远保持着距离……为什么?

 

繁简之间

写意画山水,往往落墨从第一笔起,就已经确定了这幅画区别于其他作品的意气走势。局部处理,也应该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精彩。

两幅画中的两处局部处理,手法各不相同,制造了很大的视觉感受反差,但是,两样的处理有着同样的效果:虚盈。前者虚,是做加法;后者的虚是在做减法。依照宾虹老人自己的话说,前者加法是学宋人繁笔,千笔万笔无处不简;后者减法是学元人简笔,三笔两笔其意无处不繁。

总体处理手法虽然着力于虚,但是又合乎阴阳虚实相辅相成的道理,虚经过与实的大幅度对比,在相得益彰的共存中精彩!

 

虚入与虚出

实处易虚处难,这六个字,晚年的黄宾虹说他记了一辈子。可以说在中国画写意山水的历史上,没有有画家能够像黄宾虹那样,将画面中的虚,表现得如此丰富多彩,如此绵厚充盈,如此空灵阔大,如此骇俗动心。

虚之难,正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于对眼睛能够看到的东西的专注兴趣。而虚,往往是眼睛不能够看清,要用心去体会到的。

宾虹老人作画,笔墨入纸,以气导引,不受形象的约束,他的笔墨始终处于气化的状态。笔墨气化,是将笔墨抽离开形象之后,在画家自身气场的作用下,更能够突显笔墨本体语言自身美感的生发组合。是一气呵成,随缘就势;是纵收自如,相辅相成;是静若初子,动如脱兔;是势来不可挡,势去不可留,……这样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象。

笔墨入纸气化的同时,是诗化。

诗化是气化的艺术必然衍生,是偏重于理性气化之后的感性表达。我们可以在一气呵成随缘就势时感受到信马由缰。可以从纵收自如相辅相成中感受到苍藤迤地。诗化有比兴,有明喻暗喻,有拟人拟物……,于是在宾虹老人的笔墨背后,我们可以读到干裂秋风润含春雨,可以读到如锥画沙如印印泥,可以读到雨淋墙头月移壁,可以读到化金刚杵为绕指柔,可以读到如老僧补衲,如盗贼蜂起……

黄宾虹先生画山水尤其是晚年,我们从中读到的是:以气化虚入,以诗化虚出。

 

积墨是化实为虚无有止境的修炼

通常对积墨的理解,是为了把画画的更厚重些,这自然是有着审美价值的取向,但是它仍然属于写实的范畴。只有当画上升到对形而上的追求时,才能具有更深层次的艺术含量。

画面背后所蕴含的的情感、文化、思想、精神、哲理等等都属于形而上的内容,与画面的实比照,是属于看不见的虚。虚之美,只有经过画家自身的内修才能够感悟得到。

有容乃大,容是一种虚空,虚怀若谷,谷是一种超大容量,虚则能盈(实则始亏),虚还是一种超拔的作画状态,解衣槃礴粉碎虚空,虚是大自然恩赐给人类的空气阳光和水,虚是人类生存求索的精神能源。

宾虹老人愈是晚年愈是将画面笔墨反复积叠。从简到繁,再由繁至简;从虚到实,再由实返虚,这样是为了实现一种精神上的升华。即使当我看完画展,离开“宾虹气象”的展厅,黄宾虹先生的作品依然摄取着我的灵魂。打动人们的不是某幅具体的画面,而是那种胎息于大自然的一团气,绵厚,原始,苍莽,虚盈……

这深深置根于中华民族传统优秀文化中的气象,在这当今高速发达的技术时代里,人们永远无法从导航仪的画面中去找寻。

 

笔下金刚杵心存绕指柔

宾虹老人曾论述:造化天地自然也,造化有神韵,此中有内美,常人不可见,画能夺得神韵,才是真画。大自然中,常人不可见的内美神韵,黄宾虹倾其一生之力,去追求夺得,并且认为只有这样的画才是真画!

内美神韵中的“神”按照传统文化精神理解,分别与天地之“天”、乾坤之“乾”、阴阳中的“阳刚”相照应,是“天行健”的“健”;而神韵中的“韵”,则与坤、大地、阴柔相照应,是“地势坤”中的“厚”。内美神韵,简言之,即自然天地中的键与厚、阳刚与阴柔的圆融之美。

黄宾虹的画是追求表达内美神韵的典范。他的画,平衡健厚,刚柔相济,阴阳调和。是那种正大冲和,鸿濛不泯,原始而生生不息的大气象!

提到笔力如金刚杵,会想到清代画家王原祁和元代画家王蒙。而当人们欣赏他们的山水画时,更会感受到的是画面整体透出的那种绵厚清涵。

“神”,是一种精神状态;“韵”,则需要内修,这是内美的根源。

当我立足于“宾虹气象”的展厅环顾四望,这里没有当代画坛画展中的浮躁,没有矫揉做作,没有阴阳失衡;更没有亮肌肉,比块头,炫身份,较江湖的种种恶俗。

在前面提到,积墨是化实为虚的永无止境的修炼。换言之,画中内美,尤为重要的更应该是“坤厚”和“阴柔”,文化操守坚持纯醇深厚是黄宾虹先生一生避“实”务“虚”的永无止境的修行。

 

积从俭,破从宽

从“白宾虹”到“黑宾虹”,在黄宾虹先生数十年的作画历程中有一个衍变的过程。老人作画,愈近晚年,在画中凸显笔墨的本体地位越能够彻底。这让我想到王鲁湘解读龙瑞,认为龙瑞画山水选择吸取黄宾虹时,有意避开自身笔墨准备不够充足,和在观念趣味上还接受不了抛弃写实造型,故而仍然坚持走写实的作家路线。严格意义上讲,龙先生的山水画还不属于笔墨大写意。从王鲁湘的解读中可以看到,黄宾虹晚年绘画除了具备充足驾驭笔墨本体语言的功力,还在山水画像与不像的观念趣味的审美上,上升到了一个龙瑞所不选择接受的高度。据于这样的理解,我们从宾虹老人作画的积与破的方法里看到的应该是,积与破离开物形而独立存在的意义。

积从俭,是作画状态上升到修为的要求,古人所言惜墨如金是俭,计白当黑是俭,冲和淡定清寂虚盈也是俭。这些都是黄宾虹在作画时运用积墨法的精神法宝。破从宽,这让我想到了喜欢做古典格律诗的数学家华罗庚先生,记得他的优选法大概是“六点八”这样的一个数。将任何一种量,分为一个大半与一个小半之后,往往机会会在六点八中;同时,从哲学的角度思考,这样的优选可以无限的分下去。这是数学家思考中的优选与无限。其实中国画中的破白,也应该这样具有根置于大自然道理中的优选和恒远意义。积从俭与破从宽二者互为因果,只有做到积从俭,才能实现破从宽,反之亦然。

当然,能够使艺术升华到一个高度,艺术操作的前提是艺术家能够进入虚室生白的境界。在黄宾虹先生的画里,由于他对积从俭,破从宽的把握,形成了黑永远不死,白永远不灭的黑白互动,阴阳共生的无尽状态。这样的状态,应当归属于大自然的长寿和永恒!

 

厚德载道,阴极返阳

上世纪四十年代,黄宾虹,齐白石出席于希宁画展开幕式,曾留下一幅珍贵的合影。坐在齐左侧的黄宾虹老人给人的印象柔软而不事张扬。

王鲁湘先生在对话笔墨江山时,对柔软有过条清缕晰的发言。他认为中国画自国族积贫积弱的年代起,开始走上了一条在画中比肌肉的强国路线。但是,这并不是艺术本体的属性。提示了柔软对于中国画的深度含义。

文以载道,从来都是从精神净化、德性宏扬、内美修为、真、朴、简作为源头。

我们研究黄宾虹,往往在强调“金刚杵”的同时,忽视了“绕指柔”;在看重“按之须沉实”的同时,漠视了“扬之欲高华”,在处处打造实的同时,而对于黄宾虹千万次的化实为虚无动于衷;在努力经营着看得见的内容的同时,而对其内容背后的内容茫然不知……

推动历史向前的不只是如沦为走马灯似得占山为王者们。回望民族历史的星空,老子的《道德经》只五千言;孔子在颠沛流离中留下了《论语》;漆园小吏留下了《庄子》;司马迁含辱著《史记》;屈原抱恨歌《离骚》……这些才是恒星!是他们作为生命个体用自强不息的人生韧性追寻,为历史,为民族的未来而厚德载道。

当年位于齐白石身侧偏后的宾虹老人,在浙江博物馆为我们留下了五千幅作品,而其中绝大多数未竣工。未竣工?这似乎在说明着这什么……

宾虹老人的画,虚但笃实,清而涵醇,高而不傲,微而磅礴,孤而不僻,荒而不寒,古且能新,寂而不寥……虽然,传统绘画的样式早已在宾虹老人的笔下终结,而民族文化的内美精神继往开来!

 

和合乾坤春不老

晚年的黄宾虹定居在杭州,他“愿作西湖老画人”。1955年老画人以92高龄仙逝。半个多世纪前了,黄宾虹曾对女儿说:他的画50年后会热闹,他说“热闹”时仍然低调。

宾虹老人一生勤奋求索,低调从容而精神满满,他的精神与大自然通透。

他精熟于大篆金文,上古时代也许因为科技尚未发达,物质相对匮乏,反倒使得人的精神能够与大自然更容易贴近。黄宾虹主张用笔有力,说“力挽万牛要见笔”。他画中所有的笔墨无论大小点线,勾勒皴染,都充满生机,他让这些状如生存于大自然中的“民”与“物”们和谐共生,欣欣共荣。他笔墨中的“生”之力,千迴百转化为内美之德,而能使笔下画面华滋,华滋而浑厚。

他孜孜以求的是和合乾坤、和合天地、和合阴阳的画中的不老之春!一旦物欲心重了,刚性泛滥,这世界就会躁动不安,争斗失衡。老人在壬辰年89岁时题画:

和合乾坤春不老,平分昼夜日初长。

写将浑厚华滋意,民物欣欣见阜康。

“和合乾坤春不老”是大自然和谐的美好,是老人人生愿望的美好,也是黄宾虹在画中留给我们充满哲理和诗性的中国画笔墨的美好!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程大利导师和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北京宋庄艺术东区)   联系电话:13907033667   联系人:洪建华
备案号:赣ICP备09009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