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程门弟子往来 >> 徐家康,行走在路上的学者型画家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张瀚东、朱文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员资格
龟峰龙蛇舞秋风——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2017龟峰年会暨写生活动
铭公微言” 3.45亿与勤奋精进
梅墨生:黄宾虹的画为什么难以被人认同?
从‘象绘画’谈起
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岭南行
首期院刊出炉
程大利导师谈山水画
黄宾虹山水写生观浅析
渴望自由——山水画的再认识
统计数据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96
 ○-今日访问:130
 ○-本周访问:267
 ○-本月访问:130
 ○-访问总数:2550516
  双击自动滚屏  
徐家康,行走在路上的学者型画家

发表日期:2014年11月17日  作者:续鸿明  本页面已被访问 3129 次

                                                                

    徐家康,净心斋主、学者型画家,1965年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中国国家画院程大利山水画工作室画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大学中文系访问学者(1997年,导师谢冕),烟台南山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世界华人华侨精英联合会书画委员会理事。多幅作品被中国国家画院,以及深圳、山东青州等地的美术馆和画廊收藏。作品入选第三届徐悲鸿奖全国中国画展(江苏省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成立十周年教学成果邀请展(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两岸四地华人书画精品展”(香港中央图书馆)等各类画展若干次。

徐家康,行走在路上的学者型画家

                      

                        续鸿明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副主编

 

      文化艺术领域虽有专业化细分之必要,但不宜过分强调专业壁垒。过去讲文史不分家,目前流行各艺术之间跨界。友人徐家康先生就是一位成功的跨界者。他以前做教育,做出版,是个颇有活力的文化人,如今专事起书画创作,立志在新的领域有所建树。这让我既感到意外,又觉得顺理成章。历代大画家都是文人,绘画不过是文人的业余雅玩。

    我与家康兄相识于2001年,那时他作为吉林人民出版社的驻京编辑,主要精力都花在去社科院和北大的路上,成天接触的都是学者和作家,探讨学术问题,策划图书选题。十几年来徐家康策划出版图书200余种,其中一些获得了读书界的广泛重视和好评,比如10卷本400余万字的《北大哲学门经典文萃》,16卷本的多雷插图本文学名著、吕新小说系列,更不用说还有崔永元、敬一丹等合作的畅销书《空谈》等。    

    徐家康一直视读书为人生最大乐趣,兴趣广泛,读书宽而杂,文学、哲学之外,佛学、美术、书法、影视、教育均在涉猎之中。家康兄大学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曾经一度迷恋教育学,由于在家庭教育方面见解独到,被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聘为高级讲师,为全国各地的中小学家长做过数十场家庭教育报告,其报告深得各地老师、家长和学生的认同。

    著名画家程大利先生常讲:学问积累和笔墨积累是互为表里的。历来大家巨擘无一不是学问家。要画好画首先要读好书。七分读书,两分写字,一分画画是文人画家的学习常态

和美院出身的画家不同,徐家康是先做学问,后画画,但是其受到的书画熏陶却由来已久。儿时跟随祖父生活在石头城下秦淮河畔,人生第一套书画资料是来自祖父的残缺不全的《芥子园》和《玄秘塔》,上小学时他在祖父的指导下临习过唐楷,也照猫画虎地涂抹过《芥子园》。在徐家康的记忆中,祖父写得一手好字,街道上有活动总是请祖父泼墨挥毫,更不用说南京雨花路南宝塔根101号大院中的邻居们了,由于时处文革后期,记忆中都是写在红纸上的宣传标语。徐家康至今还珍藏着祖父使用过的一支斗笔——笔杆上刻有苍劲老到的楷书声贯金石——悲鸿赠竞无先生。幼时的徐家康曾追问过这支刻有徐悲鸿名字的毛笔的来历,祖父给出的答案是一言难尽,便避而不答了。很多年后,徐家康才知道毛笔上刻的竞无先生是佛学大师欧阳竞无。徐悲鸿曾多次为欧阳竞无画过像,素描头像、国画全身像都有,足见两位大师之间友情深厚。

     由于父亲工作的变动,上学后徐家康到了连云港。读中学时父亲给徐家康买过《工农兵速写》《工农兵形象选》,也买过《徐悲鸿素描》和人美出版的散页装《黄宾虹画选》,那时买不起宣纸,他就用道林纸临摹黄宾虹。上初中时,徐家康在少年宫和文化馆学过素描,甚至将整本伯里曼的《艺用人体结构》连文带图全部抄写、临摹了一遍,此外他还先后跟随书法家周庚如、陈枫桐先生学过书法,与朋友古强等一起随著名画家王宏喜学过国画,老师擅长画写意人物,也画气势恢宏的山水,让少年徐家康领略了中国绘画的笔墨韵味。因家人和学校老师的反对,他高考时最终放弃了美术专业。1986年大学毕业后,学中文的徐家康被分配到连云港教育学院工作。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教学、读书、写作、习字几乎成了徐家康的全部生活。期间,他在中文系主讲文学理论,也到美术系客串《中国美术史》,甚至还给其他系科的同学教授书法和影视欣赏。教学之余他勤于笔耕,注重艺术理论与美术创作双修并进。

    1988年春,徐家康见到来连云港游玩的栗宪庭,相谈甚欢,当年作为《中国美术报》编辑的栗宪庭对徐家康的观点甚是赞赏,希望能成文见报。此后徐家康撰写的《感性形式里的理性世界——新潮美术启示录》等书画理论、评论便在《美术》《江苏画刊》《美苑》《中国书画报》《文艺报》《书法报》《书法导报》上陆续发表。读书、笔耕之余,书法、绘画是他的酷爱。他和朋友合著的《师范硬笔书法教程》1993年被高等教育出版社选为高校教材,20年来畅销不衰,年年加印,受到全国师范院校师生的欢迎。其长篇书学论文《汉字与书法:意象造型的本质及其审美心理研究》还获得了全国第四届书学讨论会的大奖。但上世纪末,为徐家康带来全国声誉的却是电影评论,当时的《中国电影报》《电影艺术》《电影创作》《电影评介》《中国电视》《电视艺术》《文艺报》《南方周末》《中国青年报》《大众电影》等等报刊常有家康的相关文章,各种电影评论征文频频获奖,堪称影评界的获奖专业户。比如刊发在《电影艺术》上的《对新时期电影的描述》,获得了中国高等院校电影电视学会十年学术成果评奖理论类一等奖。

    199798年,以涉猎广泛、敏锐深刻的文艺评论作为引荐,徐家康被北京大学中文系录取为访问学者。他十分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跟随著名诗歌研究大家谢冕先生研习诗歌批评,同去的均是副教授或博士、博士后,而当时他是唯一的讲师。北大中文系自由、严谨、求实的学风,让徐家康受益匪浅。既有宽松、自由一面,又有严谨求实的风尚。不同的观点、理论完全可以在这里并存,但有个前提:必须有真才实学,做学问要严谨认真。否则很难待下去的。

    2000年,出于对读书和学术的热爱,外加各种机缘巧合,徐家康调入吉林人民出版社,作为驻京编辑,担负起出版社图书选题策划的重任。家康兄无论学习还是做事都有自觉的担当精神,即使在商品经济浓度充分饱和的当下,他依然不会放弃自己的精神追求。我觉得在他的骨子里有一种傲气,或者说是传统文人的士气、迂气,无论遇到何种困难,他都不会低下高贵的精神头颅。作为编辑,家康兄在配合市场销售策划选题的同时,更愿意做的却是原创的、有思想的东西,国内的读者群尚不成熟,缺少自己主动选择,更多是跟风读书。徐家康坚信:阅读是需要引导的。当阅读成为习惯,文化才能传承,而推动这项工作是出版者的使命。

选择绘画,对家康来说,是内心的回归和坚守,用画笔将感悟到的生命意识,灵机妙悟皆付诸笔墨丹青,融情入画,写出心灵深处的本色,是徐家康不同于当下其他画家之处。为了传承中国传统绘画的正脉,经过慎重思考,徐家康拜国画大家程大利先生为师,研习山水之道。如今,作为中国国家画院程大利山水画工作室的画家,其写生长卷《秦岭云烟图》等一批佳作不但让同行刮目相看,山水画作品《造化无限山深水长》还被中国国家画院收藏。他的作品也得到了许多藏家的垂青。诗人、儒商——“北京老风周庆荣先生慧眼独具,购藏了家康的多幅精品,悬于碧水庄园的别墅中。用老风的话说,家康的山水书卷气足,充满了安逸的静气,烟云飘渺,干净而滋润,忙碌之中偷闲对坐,可让人出世尘、消烦恼。

    作为学者型画家,家康兄没有沿着别人的既定路线走,也未给自己划定框框,而是始终按照内心的真实意愿在自由行走。谈到对山水画的追求,以元人笔墨行宋人丘壑是他较长时间里的追求。细细琢磨家康的山水画,意境超迈,笔精墨妙,高古之气盎然,有董北苑、释巨然、黄公望、王蒙之气息,却无某家某派的具体笔墨痕迹,十分难得。常有一知半解者以为家康兄的画是仿古山水,殊不知古人精神早已浸润到画家的骨髓之中,故其下笔自有古意,哪需刻意仿制。是故,程大利先生才如此评价家康的写生作品《秦岭云烟图》:一曰有古意,二曰无人间烟火气。这种自然流露的高古、出尘之气,是家康常年读书养气、浸润文人画的结果。平时,徐家康谢绝一切应酬,潜心读书、写字、画画。他说:在程大利先生看来,每一位画家都要养成读书的习惯,读书是画学长进的基础。”“读书决定画格,不做学问,画只见才情,难有境界。古来大家没有不读书的,未有不学古法而能超越古贤者。所有的创造都以古法为基础,而古法均在书中。近两年,他常读四书五经和老庄,每天诵读一两个小时,谓之素读,借以遥接古人之心,提升传统文化素养。

    此外,对于古代经典绘画资料的尽力搜求,是家康兄不同于其他画家之处。而且他的收藏都是精品、善本一类。有许多珂罗版的珍贵资料,甚至连做了几十年出版的人美总编辑程大利先生都是首次看到。在家康看来,除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定还要看万卷画。所以凡是故宫的藏品展,他总是多次观看,而对于今人的画展,却是慎重选择,甚至认为少看为宜。徐家康以为黄宾虹和马未都的经验值得借鉴。黄宾虹画学日课节目广搜图籍——分画史、画评、画考、画录四大类。生平竭力搜求,凡古今出版新旧抄录线订洋装,于《美术丛刊》印行外,无不搜罗购置,节衣缩食,得若干卷……”马未都告诫初入收藏之门的人:要多看故宫的藏品,建立一个正确的评判标准,标准不清,在地摊上只会将眼睛越练越坏。当今许多画家不辨美丑,画格低俗,原因就是大师经典没有在脑中扎下根,没有一个完整的评判坐标。多看历代大家原作和精美的印刷品是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的必经之途。

    研习山水之道,让徐家康远离喧嚣的都市,回归内心的宁静。丰富的学问修养,扎实的书法功底,让家康直接触摸到了山水画的灵魂。壬辰之春,家康与荣宝斋的郭不先生等共赴太行山石板岩、高家台写生,每日披着早雾出,带着晚霞归;入峡谷,登云岭;饱游卧看,潜心作画,不断接近艺术真谛。在中国画学习的过程中,临摹环节不可或缺。但是写生更能考察一个人的实际能力。从古人入,从写生出是绘画入门的正途。郭不先生这句话,家康深以为然。中国画从临摹到写生是一次跨越,将书法线条转化为绘画线条又是一次跨越。这两次跨越挡住了许多学画的人。或许是学问的厚积薄发,或许是艺术上的心有灵犀,20天写生结束后,徐家康完成了11幅跨越成功的写生作品,事后看到的程大利先生甚为惊讶,评曰一超直入如来地。去年秋,徐家康随恩师西入秦岭写生,山中遇雨,烟云飘渺,灵感迸发,画出写生长卷《秦岭云烟图》。该作品顺利入选全国第三届徐悲鸿奖中国画大展,也是近年来极其少有的入选全国展的长卷。

    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是人文双修的艺术,需要相当的人生阅历和人文修养。家康非常赞同程先生的话:传统中国画,一从思想入,二从书法入,中国画家一生都重涵养,是养出来的。虽然家康早已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了,却自认为还没有真正深入书法之堂奥,在家康眼中书法比绘画更难。家康说;程大利先生有一方印六十岁始入门,我相信这不仅仅是谦辞和鞭策自己的话,它还包含着先生对博大精深的中国画的一份敬畏,和对自己在探索传统的道路上勇于发现、永不知足的警示,这也是我在绘画上的毕生追求。

                          作者系《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副主编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程大利导师和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北京宋庄艺术东区)   联系电话:13907033667   联系人:洪建华
备案号:赣ICP备09009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