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墨海拾贝 >> 砚边点滴 >> 程门立“学”话山水(1)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张瀚东、朱文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员资格
龟峰龙蛇舞秋风——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2017龟峰年会暨写生活动
铭公微言” 3.45亿与勤奋精进
梅墨生:黄宾虹的画为什么难以被人认同?
从‘象绘画’谈起
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岭南行
首期院刊出炉
程大利导师谈山水画
黄宾虹山水写生观浅析
渴望自由——山水画的再认识
统计数据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96
 ○-今日访问:67
 ○-本周访问:600
 ○-本月访问:463
 ○-访问总数:2550849
  双击自动滚屏  
程门立“学”话山水(1)

发表日期:2014年11月21日  作者:徐家康  本页面已被访问 2852 次

     学生跟随恩师程大利先生学习数年,收获良多,撰此小文,一是阶段性总结一下学习成果,二是略表对先生为人为艺的敬仰之情。文章经过先生过目,大体认可。故不揣浅陋展示于此,请同道批评为盼。先生年近七旬,每日天明即起,读书,习字,画画不辍,勇猛精进之情常常令弟子汗颜。同门弟子皆有同感,先生艺术之途日日进步,年年拓展,正、大、雅、静已臻完备,其艺术成就有目共睹。

      

 

      程门立“学”话山水(1)

                ——兼谈程大利先生的山水画美学思想

 

                                                徐家康

 

      我大学毕业那年被分配到高校工作,报到时要填一个表格,有一栏我不明白——本人成份?我不知该填写干部还是教师,请教对面的人事处长,他告诉我说:填学生。接着又补充一句,80岁你的成份还是学生!

后来我留意了一下,不论校长还是教授,本人成份这一栏填写的都是学生。我当时百思不得其解,今天想想最初制定这个规则的人实在是有智慧。它警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但要以读书为荣,更要以读书为安身立命之本。读,且思,且用。要用汤之《盘铭》——“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精神鞭策自己日求新知,终身不懈。但能这样做的人实在太少,而我的恩师程大利先生无疑就是这样的典型。我先生游,感悟良深。现试从以下几方面作些阐述。

  好学力行,道不远人的艺术人生观

      著名学者徐复观有名著《中国人的艺术精神》,认为传统哲学中的艺术智慧远大于科学精神,古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与艺术精神密不可分。主出世的老庄思想自不待说,他们的人生就是艺术化的人生。主入世的儒家代表孔子也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在孔子看来的核心,具体什么是,《论语》没有教条化的说明,每次解释都是针对具体人和事的艺术化分析。是宇宙人生的大道,也不可单单看作是具体的艺术门类。此处的,我理解更多是指艺术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古人有体道艺之合,究圣哲之蕴的名句,程先生最近在《中国书画》(201304月)上的一篇文章就以此为题。在历代哲人看来更是难分伯仲。我的理解是道艺相通,至道如艺,至艺即道。孔子此语是在用艺术来比拟人生观。具有艺术性的人生观无疑是最智慧的,前提是据于德,依于仁在孔子眼中就是至善。大智若愚者是在用艺术化的人生观接人待物。表面上的科学严谨在真智者看来无异于斤斤计较。我所说的艺术人生观大体如此。孔子还有一句话叫道不远人,宇宙间的大道如果离开人,也就意义不大了。这里的也可理解成是人们易于接受的真理。

    柳公权说:心正则笔正;文徵明曰:人品不高,落墨无法。中国书画历来讲究人文双修,而且反复强调修身是根本,文和艺不过是人格的延伸。程大利先生反复讲:所谓中国画的修为,是自我改造的过程。儒家文化讲修、齐、治、平,其中是根本。修什么?如何修?孔子说得很明白:好学近乎知(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中庸》)程先生近七十年的人生轨迹,就是好学、力行、知耻的儒家精神的最好注解。

    关于先生的好学、力行,我曾从师母夏老师口中听到这样的故事,上世纪七十年代,正是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的时候,先生一家住在沛县师范学校的平房,一排十多户人家共用一个电表,月底平摊电费,先生家总是睡得最晚,自然用电多点,但邻居们从来没有意见,个别家长还常常晚上带着孩子,驻足先生的窗外,看看先生读书的情景,以此教育孩子。夏天热,孩子小,蚊虫又多,先生就穿着长筒水靴,抱着孩子,站着阅读自己抄写的粘贴在墙上的画论和外文单词。

     程先生很少提及自己的身世经历,就笔者有限的了解,他只是在一些媒体的访谈中偶有提及。另外程先生在一篇不到2000字的短文《求师》(《雪泥鸿爪》人民日报出版社201210月)中谈到自己的从艺经历。通过这些简短的文字,我们可以看到先生和黄宾虹、齐白石大师非常类似,他们都有追求、有担当,善于利用一切机会学习。黄宾虹少时向父亲的朋友倪翁请教过书画笔法,倪翁所说的当如作字法,笔笔宜分明被黄宾虹奉行终身。齐白石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终于从一个乡村木匠变成能诗会文的大画家。且不说先生与黄宾虹有同样的编辑美术图书的经历,并曾做到中国最高美术出版社的掌门人,单说善于抓住学习机会这条。先生上中学时就爱思考,勤动笔,学校有位屈就中学的音韵学家,他叫张喆生,曾辅导我学习先秦诸子散文。让我受益终生。可以说我自幼养成了文史阅读的习惯和动笔的习惯。(《笔墨文化的传承者》长城出版社《国尚》201107月)这说明程先生在中学时代已经和国学结缘,并打下了同辈人很少具备的国学根基。

     在沛县文化馆工作的近十年时间里,由于基层美术工作的需要,程先生画了大量的素描、速写和年画、宣传画。写了很多文章,并在《艺术百家》和南艺学报《美苑》上发表。因为创作能力及文字功底,程先生被调到了江苏美术出版社做编辑,一直做到社长兼总编辑。这期间,程先生认识了高马得、陈汝勤夫妇,后来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了更多的前辈,如钱松碞、陈大羽、杨建侯、刘如醴、林散之、刘海粟等。编辑工作给了他向前辈学习的机会。工作也激发了他的阅读、思考和研究精神。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先生调入人民美术出版社,从副总编做到总编,以至中国美术出版总社的主要负责人。由于笔者先生都是江苏人,也长期从事出版工作,并一直爱好绘画,关注美术理论,所以和美术界、出版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近两年又跟随先生学习山水画,与先生周围的人就有了更多打交道的机会。在先生几十年的编辑生涯中,提携帮助了很多人,有着很好的口碑。有些人给先生添了一些麻烦,但先生从来不说,我偶有耳闻,也都是得自他人口中,有时想求证先生,先生总是淡淡一笑了之。这就是先生的修为,从无人际关系的牢骚。从主政《江苏画刊》的革新精神和激进状态到中老年后的深入传统,力主传承看上去是悖论,但实际上是一个中国画家成长的合理轨迹。中西比较,古今思辨,先生一直以理性客观的学术精神思考着中国艺术精神的发展轨迹,思考20世纪以来的成败得失,思考着中国画的自身规律。它先生一直倡导的静、淡、慢的绘画境界是一致的。所谓学问深处意气平。我想先生成功的获得,除了才华和好学、力行,更重要的还是做人的成功。这两年跟随先生习画,特别是跟随先生一起写生,朝夕相处,我慢慢悟出了一些道理——《中庸》有言,子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先生的人生是对道不远人的最好体现。比如写生中,年近七旬的先生总比学生们工作的时间更长,画得更多;先生对学生的关照比学生对他的关照多,更不用说比学生们之间的相互关照了,甚至先生时常还会想到学生本人都不曾想到的细节,而对于每一个学生的点滴进步,先生总是给予及时的鼓励,有时实在忙到无法顾及,先生也会记在心中,并在适当的时机补充,比如饭桌上或晚上散步时。作为一位让学生敬仰的长者,先生既能让学生有如坐春风,关怀备至的感受,又不失长者应有的严肃,深受学生爱戴。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程大利导师和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北京宋庄艺术东区)   联系电话:13907033667   联系人:洪建华
备案号:赣ICP备09009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