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墨海拾贝 >> 砚边点滴 >> 程门立“学”话山水(之二)——兼谈程大利先生的山水画美学思想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张瀚东、朱文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员资格
龟峰龙蛇舞秋风——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2017龟峰年会暨写生活动
铭公微言” 3.45亿与勤奋精进
梅墨生:黄宾虹的画为什么难以被人认同?
从‘象绘画’谈起
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岭南行
首期院刊出炉
程大利导师谈山水画
黄宾虹山水写生观浅析
渴望自由——山水画的再认识
统计数据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96
 ○-今日访问:351
 ○-本周访问:2583
 ○-本月访问:3009
 ○-访问总数:2585157
  双击自动滚屏  
程门立“学”话山水(之二)——兼谈程大利先生的山水画美学思想

发表日期:2014年11月28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2648 次

人艺合一,人成艺成的艺术修为观

         徐家康

    和许多画家、理论家过于强调才华不同,程先生更看重的却是道心和修为,他在《中国画的境界》(《传承拓展》江苏美术出版社201203月)中说,“中国画论认为,人的境界有多高,画便有多高,而境界并不是天才就能解决的……中国画在尊重天才的同时强调修为。修为是终身课题,千锤百炼,才能淬火。‘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境界在长期的修炼中提升。”修为比才华更重要,就连程先生极力推崇的黄宾虹大师也“是知性高于才华的典型”。“黄宾虹的艺术在法度和自由中间找到了一条最好的路子,另外还有一点是别人达不到的,就是近90年功力的锤炼,才有了他最后的老辣的艺术境界。年龄不到,作不来,这个老辣是跟才华没有关系的。”(《笔墨文化的传承者》)

    许多评论家将程先生的成功简单地看做是奋发图强的奇迹,因为先生既不是美术世家出身,又没有受过完整的美术院校教育。然而通观中国古代美术史,真正有大成就的画家,没几个是专业团体出来的行家,相反几乎都是董其昌所说的戾家。行家易与匠人为伍,连范宽在苏轼眼中都有点俗气。我们并不否认敦煌壁画、永乐宫壁画等民间绘画都是中国美术史上的瑰宝。然而绢、纸上的卷轴画,无疑是中国画的主流,特别是王维、苏轼之后的笔墨艺术成为人类文化史的奇葩。近代西学东渐,刘海粟、林风眠、徐悲鸿等先生纷纷创办西式美术院校,培养了无数画家,但大师级的文人画家如黄宾虹、齐白石却不是这样的院校能培养出来的。

 先生常讲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是人文双修的艺术,需要相当的人生阅历和人文修养。好的山水画家往往是大器晚成的,需要有才情的人付出一生的努力,“而短命的画家作品上往往留下了问题”。傅雷在《观画答客问》中评价“黄宾虹是集大成者,几百年来无人可比,是古今中外第一大家。黄宾虹先生如果在70岁去世,他在中国绘画史上会是一个章节;如果80岁去世,他会是一部书;如果在90岁后去世,他就是一部大辞典。美术院校的数年教育和80年的人生相比,又何足挂齿呢?况且所谓的系统教育到底有多大作用还有待反思。美术院校可以教造型、色彩、透视,但却难以培养学生的独立思想和独立人格。而造型、色彩、透视在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笔墨学养和境界。这是被历代大家画论所反复证明了的。

 从程先生的治学道路,可以看出,先有了作家和学者程大利,后才有画家和编辑家程大利。正因为先生有很高的文学和美术理论素养,所以在其进入江苏美术出版社后,才可以很快发挥专业之长。也正是基于这种文学和美术理论素养,先生才可以将《江苏画刊》办的风生水起,成为上世纪80年代中国美术界的重镇。没有先生的宽阔视野,《江苏画刊》就不可能顶住压力突破理论禁区,真正实现艺术的“百花齐放”。可以说和其他画家相比,程大利先生是一位有历史担当精神的画家,这种担当精神正来自于他的学者情怀和理论自觉,或者追溯到更深一层,这种担当精神来自于传统文化所赋予先生的“士大夫”情怀。“士大夫气”在今天已十分缺失,殊不知这正是中国几千年历史营造出的可贵的独立人格和担当精神。传统意义上的文人士夫有两种典型的人格状态——一是士为知己者死型,可杀不可辱苟利国家生以死,比如刺秦的荆轲,尸谏的海瑞等。体现在书画上就是敢于向皇帝说身正则笔正的柳公权,总结出生死刚正谓之笔骨的张彦远。二是忍辱负重型,比如屈受宫刑之辱而修《史记》的司马迁,“能辱跨下”的淮阴侯韩信,不辱使命塞外牧羊的苏武。如果我们抛弃狭隘的“贰臣论”的庸俗政治社会学观点来审视赵孟頫,就该充分肯定他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作用。赵孟頫的历史地位是有元一代其他画家无法超越的。黄宾虹的士夫精神不仅仅表现在他创办神州国光社,整理研究金石绘画,编辑书刊传播国故等方面。作为传统山水画的集大成者,仅从其在世时不求闻达,抱定自己是为五十年之后的人创作的理念来看,其强大定力中已显示出顽强的士夫精神。

 程大利先生的担当精神不仅体现在其主政《江苏画刊》的年代,单从其近年来对黄宾虹不遗余力地研究和推介,和对传统笔墨观的着力宣传,以及退休后投入大量精力教授学生,以期接续山水画传统正脉的行为来看,都清晰地体现出儒家文化的士夫情怀。如果我们从这种士夫的担当精神来审视先生的山水画创作,就可以更好地理先生对传统笔墨的传承和拓展,以及在丘壑经营上所追求的中和正大的崇高感,同时对先生拒绝在山水中画水库、汽车、水电站、拖拉机等现代符号所体现的独立精神或者说环保意识,才能更深刻地理先生为什么反复强调黄宾虹的观点——山水画“舍笔墨而无它”了。近年来先生不但用自己的文章和学术报告,更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和教学实践,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自己的理论,这种知行合一,几近殚精竭虑地捍卫传统笔墨的不懈努力,不是恰与黄宾虹报定自己为五十年后的人创作的信念一致吗?这不正是人艺合一的艺术修为观的完美体现吗?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程大利导师和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北京宋庄艺术东区)   联系电话:13907033667   联系人:洪建华
备案号:赣ICP备09009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