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墨海拾贝 >> 砚边点滴 >> 从‘象绘画’谈起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张瀚东、朱文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员资格
龟峰龙蛇舞秋风——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2017龟峰年会暨写生活动
铭公微言” 3.45亿与勤奋精进
梅墨生:黄宾虹的画为什么难以被人认同?
从‘象绘画’谈起
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岭南行
首期院刊出炉
程大利导师谈山水画
黄宾虹山水写生观浅析
渴望自由——山水画的再认识
统计数据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596
 ○-今日访问:216
 ○-本周访问:2448
 ○-本月访问:2874
 ○-访问总数:2585022
  双击自动滚屏  
从‘象绘画’谈起

发表日期:2016年12月15日  出处:原创  作者:滕家明  本页面已被访问 1839 次

 

旅居国外多年的吴毅先生,提出中国画‘象绘画’的思考课题,不久前,先生回到国内邀请柯文辉、刘曦林、程大利、王鲁湘诸位先生在嵩山举行过一次“论道”,受其启发,因此联想到了黄宾虹先生的晚年绘画。

当一切技术性的问题都解决之后,所有技术都成为了‘象’这个理念中的存在元素,随着为形服务的技术‘超脱升华’,自然,‘形’也随之超脱升华成为了‘象’。晚年黄宾虹绘画,大多是以中国画笔墨围绕‘象’所生发成为的一切可变的片断,这个片断是浑沌无形的,它是自然规律经过笔墨反映在绘画中形成的预期趋势,是笔墨生命态势在运行发展中的运势,是来自事态生发宏观层面观测所得到的前方方向的形势。我想,这就是黄宾虹晚年绘画大象无形的‘象绘画’带给我们思考的意义。

古人所谓‘夜观天象’和太极易经中的卦象,以及人类生活中的气象,都是从存在于宏观意义上的‘捉摸不定’去捕获规律道理、解析当下,而得到相对具体的动态平衡与恒远意向相关的意象。这种意象,对当下以及前方的趋势运势形势具有深度的导向预示作用。当然,我们讨论的是绘画,这是一幅画面,一幅混沌而充满生生不息的气息、无有止境不可终结的画面。

 

所有生生不息运行中的所有生命迹象,拢而统之、大而化之,融而合之,生而动之,包含天体、日月星辰,人类生物,四时山川,所有的存在和生灭都是合理的。所有的合理的存在,其‘象’包含着它的当下、当下之前和当下之后的全部含义。生生不息的意义,在于当下的前方仍然是前方,前方的前方依然有前方的太极和哲学的道理。在黄宾虹晚年的中国画里,上述的一切存在都借笔墨幻化,融和在‘象’的绘画中。

画家和自己的绘画艺术,可以御风而行,也可以经过‘否定之否定’而螺旋上升;可以在风中眠去,也可以永远比别人清醒;可以融入自然成为渺小的一点,也可以跳出自然是驾驭运势的操控者,,,伟大的画家一定不是让艺术生命终结的终结者。

凡是灿烂的艺术,必定是烂漫的艺术,在绘画艺术中,有理性的烂漫,有感性的烂漫,也有理性与感性合而为一的烂漫,李可染的理性,陈子庄的感性,吴冠中则二者兼有,在他们的作品中,其艺术各具烂漫。在作品中一味追求‘崇高’的,是属于一种执著的烂漫,但是,也会因此而缺失了辨证完整大自然的烂漫;世人多欢喜松树,也有画家执着于画松,当然松树象征着某种品格,但是这种对大自然个别品类的膜拜也会概念化,概念化了就会缺少烂漫;黄宾虹曾经说过:花花草草的生命力是极其旺盛的,这会让人联想到白居易的诗句‘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时,烂漫之情也会油然而生。人们对于执著的否定,比起对于烂漫的否定要困难得很多。黄宾虹的晚年绘画,是从对执着的否定,再到否定之否定的肯定,其中老来烂漫起到一定的作用。执著与烂漫牵手,需要艺术家内美自然精神真正升华的修行和天性的力量合一使然。黄宾虹晚年的‘象绘画’,是尽全力打通执著与烂漫之后的意象收获。

综观黄宾虹晚年所有‘象绘画’作品,她已经聚化成为中国画史上的一片‘天象’,由健入厚,是可以用‘坤卦’的卦象来形容的。

辩证法有三大规律,即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这是黑格尔在《逻辑学》中首先阐述出来的,恩格斯则将它从《逻辑学》中总结和提炼出来。哲学的规律同样会出现在艺术领域。否定之否定规律是其中最有难度的,是对肯定的否定之后,理性内质上的又一次飞跃升华。从黄宾虹所有的绘画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其踏实生动地关于三大规律的履行,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晚年的否定之否定,从这一意义上看,黄宾虹高标自立,独领风骚,其艺术境界无人可与比肩。所有的画家和他们的作品,作为一种艺术样式,都以艺术的终结来证明自身的存在,唯独黄宾虹不是!黄宾虹留在浙江博物舘的数千幅“未完成”作品告诉我们,人生及其艺术的活动过程远比结果更为重要,每个过程的片断都是在体现绘画生生不息‘进行时’产生的某种‘象’。黄宾虹艺术的存在,是他晚年尽毕生之力打破画家自身以终点作为存在目标之后的升华,是的,黄宾虹的艺术是他自己所预言的在他逝世五十年以后的‘死而复生’,他的绘画艺术是永远开放着的无形‘大象’,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最终成就了黄宾虹艺术精神的升华和不朽!

 

    我曾在《黄宾虹对于中国画的意义》一文中认为,一是黄宾虹绘画从传统的‘理法笔墨’到‘法理笔墨’的重要突破;二是从大自然辩证归一的精神本质到中国画笔墨内美精神自然表达极致的一个高度跨越;三是对于当下绘画中的中国艺术精神怎样才能够充满内涵和具备生生不息的生命态势,所起到的具有前瞻性的重要引领作用,是黄宾虹留给中国画的意义。集中体现在宾虹老人晚年作品中的这些意义,所形成的‘象绘画’现象,正映照着中国画前方方向的趋势运势和形势。黄宾虹以他的艺术人生,尤其是晚年他从‘象绘画’方向努力作出的奉献,对中国画的生生不息,给出了积极的历史性的预期判断。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程大利导师和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黄宾虹山水艺术研究院(北京宋庄艺术东区)   联系电话:13907033667   联系人:洪建华
备案号:赣ICP备09009173号